世界十大靈異事件那些無法解釋的超自然恐怖

100

近日,英國遊客比爾•安德魯(Bill )和家人在參觀阿伯丁郡建於16世紀的克雷斯城堡時,拍下了一張普通的家庭照。但湊近仔細看時,會發現照片中的門口站著一個懷抱嬰兒的女人身影,如幽靈一般。

影技術日新月異,同時,令人費解的靈異照片也層出不窮。霍華德·汀布萊克( )發現,連智慧型手機也能拍出靈異照片。

2019年2月,12歲的霍莉·漢普夏(Holoy )和表姐布魯克(Brook)來到倫敦漢普頓宮( Court )參觀。當布魯克獨自在富麗堂皇的國王寢室參觀時,霍莉用蘋果手機爲她拍了張照。

次日,她們赫然發現,照片中除了布魯克,還能隱約看到一位身形高大的灰衣女子站在布魯克身後。但奇怪的是,在第二張照片裡,這位陌生女子就消失了。到底是相機偶然抓拍到了被囚禁的鬼魂,還是這其中存在什麼合理的解釋呢?

比起所謂的超自然現象,智慧型手機的拍照方式更能解釋這一切。事實上,此類靈異照片已經有一段十分引人注目的歷史了,這「灰衣女鬼」只是最近的一個例子而已。自相機面世,靈異照片就層出不窮。每一次相機技術更新換代,新型靈異照片便隨之騰空出世,或者說人爲地「被出現」。

英國皇家攝影學會負責人麥可·普里查德( )說道:「作爲攝影師,我和那些不相信世上有鬼的人一樣,非常懷疑靈異照片的真實性……我認爲沒有什麼是拍攝技巧不能解釋的。」

靈異照片的出現可追溯到19世紀。19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許多攝影師都在進行光與影的試驗,譬如立體影像、二次曝光等。然而,一些圖謀不軌的攝影師嗅到了商機,並打算從中牟利。

來自美國的威廉·莫拉( )是一位富於想像力的業餘攝影師。19世紀60年代早期,人們普遍認爲莫拉是史上首位鬼魂攝影師。

在他標誌性的照片中,那個多出來的女人,輪廓似乎跟莫拉逝世的表姐十分相似。那到底是否真的是鬼魂現身呢?莫拉很快就掌握了拍攝離世之人(準確來說是他已逝的親戚)的訣竅,這種拍攝技術曾風靡一時。起初,專家們想方設法找出這些靈異照片的破綻。不過隨後,巨大的商機接踵而至——美國內戰期間死傷無數,聽聞莫拉能拍攝到亡靈之後,那些死者的親戚紛至沓來,求助莫拉,希望能通過他與已逝的親人建立某種超自然的聯繫。

莫拉可能事先就準備好了一片映有亡靈像的玻璃正片和一片用來拍攝客人的靈敏玻璃。拍攝之前,莫拉會將兩片玻璃插入鏡頭中,並將玻璃正片置於靈敏玻璃之前。這種二次曝光的拍攝手法不僅能夠拍到客人,同時映在玻璃正片上的亡靈像也會出現在照片裡。

所以,牛聽然願意選擇自己這個新人鼓搗出來的廣告方案,是因爲杜向晨?「我是搞配音的,這個香水設計師完全是兼職而已,晨哥可是我們配音界鼎鼎大名的後期修音師,我們這些卑微的CV啊,都得拍他的馬屁!」牛聽然開玩笑解釋。聽著牛聽然的話,點了點頭後,認真地說道,「謝謝您能選擇我的方案,其實我知道,我的方案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還希望您能給我提出寶貴意見。」

莫拉曾爲美國總統亞拉伯罕·林肯( )的遺孀瑪麗·托德·林肯夫人(Mary Todd )拍照。成像後人們發現,夫人身後居然出現了已逝的林肯總統。因此這張照片也成爲了莫拉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莫拉的顧客日漸增多,而大衆對莫拉的質疑聲也越來越大。

馬戲團老闆巴納姆()尤其質疑莫拉。巴納姆表示,只有那些被悲傷籠罩的人和家庭才會上當,相信這些所謂的靈異照片。隨後,又有人爆料,莫拉曾偷偷潛入他們的房子,偷走逝者的遺照。而且那些靈異照片中的「亡靈」,有好一些都還是大活人。

最終,莫拉因欺詐罪被告上了法庭,而巴納姆則作爲證人出庭指控莫拉的罪證。巴納姆將一張故弄玄虛的照片呈上了法庭,並借這張照片演示了如何製作莫拉所謂的靈異照片。巴納姆只用寥寥幾步就大功告成,法庭內的人們紛紛開始咒罵莫拉。巴納姆還當場將自己與已逝的林肯總統合成爲了一張靈異照片,這無疑是對莫拉最致命的一擊。裝神弄鬼的莫拉終於露出了原形。

儘管鐵證如山,法庭依然判莫拉無罪釋放,他無需爲自己的欺詐行爲付出法律代價。然而,莫拉依舊爲此付出了沉重代價——這個曾風光一時的鬼魂攝影師就此身敗名裂。19世紀,唯心論大受追捧世界靈異事件,因此也滋長了靈異攝影的復辟力量。儘管常有人以欺詐之名控訴鬼魂攝影師,但因利益所誘,莫拉曾經使用的伎倆居然又死灰復燃了。

來自英國的威廉·斯坦頓·摩西( Moses)是一位牧師,同時是位靈媒,他是早期的靈像研究員。正如英國幽靈俱樂部(The Ghost Club)的主席艾倫·穆戴(Alan )所述,到1862年爲止,他(威廉·斯坦頓·摩西)共檢驗了600多張有問題的靈異照片。在威廉看來,和其他超自然現象不同的是,這些照片中能經得起考驗的大概不會超過2%。同時威廉還提到,還有人會把牀單和掃把當成已故親人的化身呢.

但隨著越來越多人擁有照相機,靈異照片也越來越多。「到19世紀80年代,幾乎所有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拿出相機拍照了,這也爲那些以糊弄大衆爲樂的江湖騙子敞開了一扇大門。」普里查德()說道。

大概就在這個時期,一張舉世矚目的靈異照片誕生了。1891年的一天,西貝爾·可比特( )正在英國柴郡()康伯米爾修道院( Abbey)圖書館內拍攝。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西貝爾發現,在其拍攝的一張以椅子爲前景的照片中,隱約看到了一個男子的頭、衣領以及右臂。

據說,那是康伯米爾教主的亡靈——教主最近因一次騎馬事故而身亡。西貝爾拍攝的時候正值教主入葬。西貝爾稱,這張照片曝光了一個小時。因此也有很多懷疑者提出,在曝光期間,可能有僕人進入了那個房間並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下。但大部分僕人都聲稱,康伯米爾教主入土時,他們都在葬禮上。

「回萬歲爺的話!小臣只是心中吃驚而已!臣現在就讀!」「那好吧!你要好好的讀!畢竟這些指控都是對皇后的,來不得半點馬虎!」看到靳商鈺迅速的接過了奏摺,那皇帝司馬衷也是再度說道。然而,此時的靳商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選擇餘地,只見他清了清嗓,爾後便朗聲而讀:「十大罪狀:一是後宮干政,二是不尊太后,三是庇護罪人,四是禍亂後宮,五是殘害皇子,六是虐待嬪妃……」

一戰以前,唯心論和靈異攝影術的支持者中不乏名人,著名小說家阿瑟·柯南·道爾爵士(Sir Conan Poyle)就是其中一員,他還加入了幽靈俱樂部(The Ghost Club)。

一戰之後,痛失至親的失落感在多個國家蔓延,人們都十分渴望能與已故的親人朋友團聚。與此同時,很多不法商人都想藉機大撈一筆,英國人威廉·霍普( Hope)當時已經是一位資深攝影師了世界靈異事件,他也十分希望能通過攝影技術獵取財富。

和莫拉一樣,霍普也長期被指控爲騙子。1922年,他曾被英國心靈現象研究協會( for )的著名調查專員哈里·普萊斯(Harry Price)調查過。普萊斯開展了一項調查研究——先準備兩片玻璃片,一片映有亡靈像,在另一片上將客人的影像與亡靈像重疊,並嘗試同時曝光兩片玻璃片,藉此揭穿了霍普的假面。可是跟莫拉不同,被揭穿後,霍普再接再厲,繼續當他的靈媒和鬼魂攝影師。因此,他的忠實粉絲還是一如既往地支持他。

十多年後,普萊斯又調查了一起更爲令人費解的案例。1936年的一天,英國《鄉間生活》( Life)雜誌的兩位工作人員在英國諾克郡()雷納木禮堂( Hall)的巨型樓梯底下拍攝。領隊攝影師休伯特·普羅旺德( )和助手因德雷·希拉(Indre Shira)正準備拍攝主樓梯時,希拉突然看到了「一團漸成女人形態的白煙」從樓梯衝他們飄來。幾秒後,他們匆匆忙忙拍下了一張照片。幾天後,照片發布在了《鄉間生活》雜誌上,雜誌社稱之爲「棕色女子」(The Brown Lady)。有人認爲,照片中的女子是多蘿西·湯森夫人(Lady ),據稱1726年離奇死亡後,她的亡靈就常在禮堂出沒。